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莹的博客

一条黑黑的汉子 淡泊着自已的前世今生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生於忧患,童时磨难,奔驻戚族,牧羊乡间,初小慌废,自学几字,偶然能读,落笔有心,常伴别字,恳君斧正。当一位走过很多路的老男人,有时感觉很累时、偶尔也会有一点点充实感。因为生活在这芸芸众生之中,要直接去面对五彩缤纷的生活,此时的老男人会从中领悟到很多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块手表  

2008-01-24 15:55:27|  分类: 王莹原创作品速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这块手表真好看,给我吧。”女儿在翻箱找毛衣时找到了这块表。我不由一怔,忙说:“不行,这块表是你舅舅的,谁也不许动。”女儿哼了一声,很不情愿地把表递了过来,我紧紧地握着这块表,多少年了,我一直将它压在箱子底下,不想见它……

    时间过得好快,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前,父母早逝,是哥哥把我带大的。

    哥哥长我六岁,黑黑的,大高个,浑身好象有的是力气,是我的保护神,谁要是欺负了我,哥哥就上去一拳将他打翻在地,从此谁也不敢再欺负我。人们背后都说这是黑大个的妹妹,他哥好凶。

    我和哥哥很穷,哥哥早就不上学了,靠在外做临时工挣钱,来供我上学。

    一天,我发现哥哥用剪刀剪了个圆型带两个宽带的纸片贴在腕子上跑到院子里,在阳光下晒。我好奇地问:“哥,你这是干啥?”“去去,你不懂。”不一会儿,哥哥进屋把腕子上的纸片撕掉,一个很清楚的白印留在了腕子上,好象经常戴手表留下的。我看着嘻嘻笑着,哥有点不好意思道:“有什么好笑的,不许别人瞧不起我。”,我马上止住笑,我怕哥哥生气。

    哥哥把袖子挽了起来,直直地望着窗外:“以后有钱,我一定买块手表。”那个年代,手表在老百姓眼里是个希罕之物,能买块手表是很不容易的。

    直到我毕业上山下乡时,哥哥也没戴上属于他自己的手表。当哥哥送我走时,我扒在哥哥的怀里哭了,哥哥含着泪说:“我的好妹妹,哥哥没有能耐,没能让你留城,我们条件不好。”我抬起头为了安慰哥哥强笑着道:“哥,我愿意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拉住哥哥的手,“哥,等我挣到钱一定给你买块手表。”“瞎说,哥怎能让你买表?”说完哥哥笑了。

    在农村一干就是一年多,不但没挣到钱,反而还欠生产队的钱,同学们怨声载道。有的同学早上也不上工了,在青年点里装病,熬着时间。

    一天晚上,一个从城里回来的同学悄声告诉我:“你哥杀人了,被革委会抓了起来,正蹲大牢呢,听说是为了一块手表,”当时我惊呆了,愣愣地立在那,是同学将我扶到炕上。第二天早上,我便急急火火地往城里赶。我要见哥哥,我要见哥哥。把门的不让我进,我不知道说了多少好话,把门的才给五分钟接见时间。哥哥黑瘦黑瘦的,两眼昏黄,呆呆的,我与哥哥同时愣了一下,便抱头痛哭,“好妹妹,哥帮不上你,你自己好好干,争取早些回城。”“嗯。”我点着头。“你不要怕,哥,哥没啥……”

    回到青年点,天已很晚,同学们忙跑过来说了些宽慰的话。我病了,在炕上躺了一个礼拜,大队书记来看我几次,非常热情,安排食堂给我做了病号饭,问寒问暖。我对书记敬而远之,我知道青年点的两名女同学是怎么返城的,大队书记是很有权势的,在这个地方他有绝对的权威。

                                          

    一晃半年过去了,又有一个女同学返城了。我进城想看一次哥哥,可新换了把门的,说什么也不让见,白白跑了一趟。当我无精打彩地回到青年点,点长告诉我,大队书记找我,我心不由一紧,但又不能不去。

    当我来到大队部,书记正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看报,房间不大,只有一个办公桌,一张单人床。书记热情地给我倒杯水,说些关心的话,但很快,书记便将话切入了正题:“你想回城吗?”我抬眼瞅瞅他,突然发现他腕子上戴着一块崭新的手表——他见我没有反应,便很自然地靠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我惊的浑身一颤,我知道要发生什么,忙挡开他伸过来的手。“我说话是算数的,我可以保证……”他发着誓。“不,不,我不回城。”我慌乱地往后挪了挪,“不回城……”他嘿嘿笑着,“哪有不想回城的。”

    他露出了凶相,我的泪水刷刷地淌了下来:“我不回城,我想,想要你这块手表。”

    他的手停了下来,很奇怪地瞅我一眼,象似发现了什么,然后哈哈大笑着:“可以,可以。”他说着摘下手表塞进我的手里……。

    第二天清晨,我便揣着这块手表,急忙赶到城里,把门的一副阶级斗争面孔:“不行,他是重刑犯,不许见,这是革命委员会的命令,”我在门前等了一整天,好象感动了那个把门的,只同意,有东西可以转交一下。

    我没有办法,只好将手表递了过去,对他又说了不少感谢的话。几年后,哥哥死了,返还遗物时,也只有这块表……

    我两眼有点发热,泪水不自主地流了下来。

    我不由长长地叹了口气,好象过去的往事在不断地叹息中,能够逐渐的消失忘却。“妈,你怎么哭了?”

    “啊——我又想起了你舅舅。”

    ……

                                             

                                                                                          《王莹文集》作品选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